<span id="snbvk"><pre id="snbvk"></pre></span>
        <em id="snbvk"></em>
        <li id="snbvk"><acronym id="snbvk"></acronym></li>

        <span id="snbvk"><pre id="snbvk"></pre></span>

        【创客】林栋梁:起底富士康造车

        郭台铭、马化腾和冯长革的共同亮相,被外界普遍解读为,这是富士康要造车的前奏。但富士康汽车总经理林栋梁说:这是媒体误导了。

        【关于创客】

        《创客》是由车云网打造的深度人物王牌栏目,以“创新者的领地”为口号,每年于车云网周年庆期间推出。2015年第二季《创客》由车云网与中国汽车三十人智库联合策划,以“未竟之境”为主题,聚焦交通领域的新生代产业新锐,他们隐苍穹、破鸿蒙、露峥嵘,引领人类交通的未来变革。

        【关于林栋梁】

        林栋梁,富士康科技集团汽车事业部总经理,毕业于台湾成功大学机械工程专业,后获政治大学MBA/EMBA学位,曾任福特汽车(中国)副总经理,福特六和汽车副总经理等职,熟悉汽车零部件产业。

        【创客特质】

        步步精心,昔日代工大王密谋造车大业;制造不死,智能互联开创超级工厂新升级。


        富士康汽车事业部总经理 林栋梁
        (车云网原创手绘,版权所有)

        3月23日,郭台铭、马化腾和郑州和谐汽车董事长冯长革的共同亮相,被外界普遍解读为,这是富士康要造车的前奏。

        但真实情况并非如此。郭台铭的特别助理、富士康汽车总经理林栋梁接受创客记者独家专访时说:“这是媒体误导了。”

        虽然想要“走出工厂”的心情很迫切,但富士康想得很清楚,洗牌后的新能源和智能汽车配套是一片巨大的蓝海。

        ——编者按


        “代工大王”郭台铭的朋友圈,最近几年交往最密切的,不是政治明星,也不是他的3C客户,而是互联网大佬马云、马化腾。

        交往促成了几桩生意。其中一桩是3月23日,郭台铭、马化腾和郑州和谐汽车董事长冯长革站在一起,共同签署了《关于“互联网+智能电动车”的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宣称要在郑州搞“互联网+智能电动车平台”。

        巧合的是当天北汽和乐视也签署战略协议,宣布联合造互联网汽车。此前,百度的李彦宏已经公布了“百度无人驾驶车计划”。互联网和电子企业进军未来汽车是大势,富士康发布的消息简短而模糊,外界普遍认为,郭台铭、马化腾不会错过这股风潮。

        但真实情况并非如此,3月27日,郭台铭的特别助理、富士康汽车总经理林栋梁接受创客记者独家专访时说:“这是媒体误导了。我们不造整车,只做平台。”

        在长达一个半小时的采访中,林栋梁用略带台湾口音的普通话,多次强调一个事实:富士康拥有关键的电动车技术和核心零部件技术,但只配套,不做汽车品牌。

        “为什么要做整车和品牌?”林栋梁多次反问创客记者。疑问的背后,是富士康和郭台铭与众不同的商业逻辑。


        林栋梁代表富士康与腾讯、和谐汽车签约

        不做整车只做平台

        接到郭台铭的邀请前,林栋梁在福特汽车工作了30多年,跑遍了福特全球各个市场,做过产品研发生产制造和物流等等,对传统整车企业运作的整个链条都很熟悉。

        但郭台铭第一次和林栋梁谈,就坦白说富士康要做汽车相关业务,但不做整车。“9年过去了,郭董还坚持不做整车,我很佩服。”林栋梁说。

        汽车是富士康可以隐藏的“秘密”项目,外界所知甚少。据林栋梁称,在这段时间,富士康积累了电池、电机、电控技术:

        电动车动力、机械、电机电池电控、操作等都在做研发及供应。电池是自己的厂,找工作团队进来,都是自己在做。除此之外,富士康有太多的云端东西、屏的东西、内容的东西都和汽车有关。

        直到去年9月,郭台铭在第二届晋商大会上,宣称要在在山西投资50亿元搞电动车平台,外界才知道富士康的计划。4个月后,郭台铭又宣布入股河南的汽车经销商集团和谐汽车。

        港股上市公司和谐汽车当时发布公告置评郭台铭的认购,“凭借投资者的强劲技术、研发及制造实力及在电子领域的经验,认购事项为本集团、投资者及鸿海的战略合作建立基础,使本集团能够巩固其在中国豪华及超豪华汽车业务的庞大经销网络及专长,同时拓展网络智能电动车平台业务”。

        3月23日,富士康、腾讯和和谐汽车签署的框架协议是上述动作的延续。据富士康公布的信息,三方将组成联合专业工作团队,以腾讯对互联网行业的洞见、领先的互联网创意开放平台;搭配富士康在高科技移动终端、智能电动车的创新整合的设计与生产制造技术,打造“互联网+智能电动车平台”。和谐汽车具有营销和服务经验,注重未来汽车市场化的商业模式。

        郭台铭在公开场合始终没有提“造车”,也没有在任何场合否认“造车”,导致了外界的误解。事实上,市场对于没有经验的三方造车概念并不认可,3月24日,和谐汽车股价飙升后迅速下跌。

        3月27日,林栋梁出面澄清,明确表态富士康未来不会造整车,与腾讯及和谐合作的领域初期为智能车载设备,抢夺的是汽车上的中控屏和车主相关服务,未来可能延伸到网络智能汽车或自动驾驶汽车平台。

        和乐视造车不一样,实际上,富士康盯上的是汽车网络智能化产品配套及应用的高端平台。  

        做零部件供应“超市”

        大多数车企都在做车载智能设备,比如上汽去年就发布了上汽inkaNet3.0人机交互系统,很多已经搭载在荣威车型,接受市场消费者验证。

        人机交互系统是智能汽车的初级阶段,是无人驾驶汽车的雏形,整车企业都很重视。无论从哪个角度,整车企业都不会让出这一块市场。这是大多数深圳小型车联网企业尽管有成本优势,但装机量却很少,仍然过得很艰难的根本原因。

        另一个原因是,经过几年的尝试,做车联网和做导航有本质的区别,就是需要较高的互联网技术、大数据整合能力和服务应用积累用户基础。

        郭台铭乐于结交互联网朋友,和马云谈过之后,又拉上马化腾的最核心因素是“腾讯是一家互联网公司,在国内数一数二,它有5亿个客户,有互联网运作的成熟方式。”林说。

        消费者和汽车厂商愿不愿意使用供应商的中控屏,其中这块屏搭载的什么样的应用,是一个重要方面。腾讯的巨大客户群和应用产品,有明显的优势。“它的优势是社交、娱乐化的应用,未来的趋势是利用基础平台,整合服务性的APP,比如洗车、导航、看电影、停车等等,类似于现在的微信钱包。”林栋梁说。

        按照郭台铭的想法,除了云端网络智能化,还要花更多的投资,做电动化零配件配套。

        据林栋梁称,富士康在台湾有12个研发中心,其中很重要的一块就是研发电动汽车关键零部件。富士康汽车的未来,就像一个电动车零部件“超市”,整车企业都可以去挑选需要的关键零组件。此前消息显示,特斯拉的中控屏由富士康供应。但林栋梁并没有详细介绍富士康电池、电机和电控的技术程度。

        按照这一思路,郭台铭在秘密研发了电动车大部分核心部件,还包括轻量化技术。因此,在去年的晋商大会上,郭台铭表态未来富士康要将电动车价格降到1.5万美元。

        从来被认为是“产业链低端”典型的富士康,转眼可能成为高科技企业,郭台铭有没有吹牛?郭台铭在2010年的一次内部演讲中说:“‘三屏一云’(电脑屏+手机屏+电视屏+云计算)的产业转型趋势在加快,集团将成为这一产业趋势的有力推动者;此外,在4G、软件、通路、低碳、生技、新材料、新能源等产业领域,集团也在快速布局。”

        郭台铭“平台”的模式简单概括,就是客户到富士康看样品,然后下订单,富士康设计生产和供应。本质上,和目前的3C模式有更高程度的提升。

        代工没有死

        郭台铭错过了上世纪90年代末的第一次互联网浪潮后,进行了深度思考,试图寻找劳动密集型企业富士康的多元化发展机会。2007年,郭台铭在大陆的第一次演讲,就是参加马云邀请的网商节。此后,郭台铭和马云、马化腾都成了朋友,最近一年更是频频相会。

        郭台铭邀请林栋梁加入富士康,开始有了富士康汽车雏形。9年后,富士康自称拥有了包括材料科学、科技、技术、轻量化技术在内一整套成熟新能源汽车技术。

        在汽车行业,整车企业拥有汽车链条的绝对主导权,而且是汽车链条中最赚钱的环节,乐视、万向集团等疯狂抢夺整车生产资质。

        事实上,郭台铭曾有机会走另一路:和谐汽车在引入鸿海之前,已经收购了一家电动车企业——浙江绿野汽车,这家企业去年生产出了一款低速的SUV电动车。当时,外界一度盛传国家可能让低速电动车转正,获得发改委颁发的电动车生产资质。按照这一逻辑,郭台铭入股和谐汽车后,就可以轻松生产电动车。

        但后来证实,低速电动车转正可能性越来越低。3月26日,国家发改委产业协调司机械装备处处长李钢在广汽举办的新能源及节能环保汽车论坛明确表态:“低速电动车是不合法的,永远不可能转正,转正一说是谣言。”

        按照国家发改委发放电动车生产资质的标准:不是看投资多少,而是看有没有技术储备。如果富士康确实有技术,只要有证明其技术的样品,即使绿野汽车拿不到资质,郭台铭也并非完全没有机会。

        一贯“不做品牌做平台”的思维,支撑了郭台铭的逻辑。“富士康如果自己做,那么就把供应给其他整车厂的路封死了。即使富士康做到100万、500万、1000万辆又怎样?要知道,全球每年的汽车产量是8000万辆。”林栋梁说。

        汽车业内的共识是,新能源和智能化汽车的兴起,将打破维持了上百年的汽车供应链条“铁桶”,重新洗牌。理论上,未来汽车核心部件供应商,可能出现类似于博世、法雷奥、德尔福等巨头。

        但做传统汽车出身的林栋梁很清楚,即使这个宏观的方向正确,车企要愿意采购你的产品,还需要有绝对的竞争优势——除了研发和技术,就是成本。

        “富士康在设计、供应链和制造领域,以及成本管控上,有绝对优势。特斯拉要将Model s 到model 3的价格,由7.5万美元,降到3.5万美元,谁能帮他做到?富士康绝对有能力。”林栋梁表示,不排斥为特斯拉在中国做核心关键零组件之制造生产及供应。

        富士康对品牌的论断,如同林栋梁描述:“就像全世界3C产品公司一样,我没有品牌,他还不是每年都来找我?富士康帮助成就了苹果”但林栋梁也承认,苹果公司攫取了绝大部分利润,富士康是最重要的助力之一。

        富士康想要“走出工厂”的心情很迫切,但另一方面他最大的优势还是工厂。郭台铭想得很清楚,“研发和技术+成本”可以获得绝对优势,洗牌后的新能源和智能汽车配套是一片巨大的蓝海,生产制造没有死。

        相关标签:
        创客
        富士康
        车联网
        • 车云星
        • 空间站
        • 福特星球
        • 虫洞

        加料 /

        人评论 | 人参与 登录
        查看更多评论
        三级免费网站不卡

            <span id="snbvk"><pre id="snbvk"></pre></span>
            <em id="snbvk"></em>
            <li id="snbvk"><acronym id="snbvk"></acronym></li>

            <span id="snbvk"><pre id="snbvk"></pre></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