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snbvk"><pre id="snbvk"></pre></span>
        <em id="snbvk"></em>
        <li id="snbvk"><acronym id="snbvk"></acronym></li>

        <span id="snbvk"><pre id="snbvk"></pre></span>

        【创客】Flex喻川:给硬件制造留一个温度

        • 发表于: 2015/05/11 09:13:01 来源:车云网

        Flex团队启用全新的开源硬件制造思维与分部式制造延展,为那些异想天开加冕理性和技术的外衣。

        【关于创客】

        《创客》是由车云网打造的深度人物王牌栏目,以“创新者的领地”为口号,每年于车云网周年庆期间推出。2015年第二季《创客》由车云网与中国汽车三十人智库联合策划,以“未竟之境”为主题,聚焦交通领域的新生代产业新锐,他们隐苍穹、破鸿蒙、露峥嵘,引领人类交通的未来变革。

        【关于喻川】

        喻川,2012年创办Flex,正式进入3D打印与数控设备等硬件制造新兴领域。Flex团队是第一支进入美国科技风向标SXSW的中国创业团队,获得《失控》作者KK、《连线》主编安德森等硅谷大佬的首肯。并荣获2012年盛大云计算大赛最具投资价值奖、最佳创意奖,2014米其林必比登创业路演挑战赛冠军。

        【创客特质】

        他用乐趣涤清创业真相,为硬件制造劈出一条开源之路;他用技术加冕出行未来,还产业链条一个回炉再造。

        编者按:如果说汽车移动出行是一段孤独星球的旅程,那么智能交通将是另一个更广义维度上的探讨范畴。但追本溯源,作为体量最大只的硬件——汽车,它本身所引发的关于智能出行、关于位置移动的拷问正当热潮。

        我们期待一个更酷炫的解决方案,也试图唤醒更多的沉睡者,用兴趣、好奇、新鲜的热乎劲儿来告诉我们:原来,科技也可以如此性感。Flex团队正是这样的硬件开发者,他们启用全新的制造思维与产品延展,为那些异想天开加冕理性和技术的外衣。

        来,先玩个畅快。


        Flex创始人 喻川

        电梯门刚一打开,遇上一个五官挤到一起的笑,但却是微不可闻的声音:“欢迎你啊,我是喻川。”讲真,我真怕大声说话会惊扰到他。

        这是在3月14号的贵州,我与Flex创始人喻川的第一次见面,地标贵阳高新技术开发区。环顾办公室,瑜伽球、电焊机、滑板、神烦狗、小童车、3D打印机械臂,全都不默契的出现在同一个镜头中。跟Flex团队一阵哈哈下来,我发现这些走错乱入的小东西们一点儿不违和:哪有什么固定搭配,好玩最重要。

        苦大仇深的都不叫创业

        初识Flex团队是在2014年米其林必比登挑战赛上,在这个以开发安全可持续、清洁经济性等交通移动方案为考量的全球赛事上,Flex团队带来的FlexPV移动解决方案在20余支创业队伍中,突围夺冠。

        FlexPV内含驱动模块、电池模块、控制模块,在Flex团队做演讲展示的视频中,这个被命名为“OpenSource Electric Motor”的小物件可以被想象力随意安插:常规如自行车、滑板,搞怪如办公室转椅、手推购物车。Flex团队负责技术组件,载体的选择则由购买端来天马行空,用户购买后可自行安装。

        对比其他项目,FlexPV或许并不是资本和媒体喜欢的类型:一个天真的主意,一组简单的演示,甚至一个还未完全可行的搭载产品。然而,评委们包括现场选手都被那个视频动画戳中:移动出行原来可以玩心很大,为什么不呢?

        FlexPV产品介绍

        甚至FlexPV这个项目也始于一句玩笑。坐在懒人沙发上的喻川说,公司与小饭馆之间的距离很尴尬,开车太近、走路太远、骑自行车去又都是上坡。应该是脑海里的“叮咚”一声,FlexPV初见雏形。

        随着产品的安全性测试与设计升级,FlexPV也将成为团队第二个登陆KickStarter众筹平台的产品。这是继产品搭载外,另一个鲜明的制造特征:开源。一方面是缓解初创公司在硬件制造方面的成本,另一方面也是基于产品透明度、可靠性的考虑。

        这并不是Flex团队的第一次国际接轨。熟悉迷你飞行器的读者应该对Flex团队的第一个众筹项目不陌生:FlexBot,2013年8月登陆众筹,45天即筹集到56万美金,在KickStarter年度总榜排名14。而早在2013年1月,FlexBot即获得美国硅谷风投SOSventure的天使投资,并加入HAXLR8R孵化器。后者提供一个111天的加速培养计划,对世界各地的硬件创业者提供指导帮助,先期在深圳集中训练,后期以旧金山湾区展示结束。

        用户在网上购买FlexBot飞行器的基础组件,可以在Flex社区下载个性造型支架的数字版,通过3D打印机完成个性化的飞机模型。如果用户本人有设计能力,可以在社区内上传设计方案。或者说分享一个创意点,在社区内寻求设计和打印的专业支援。喻川介绍道:“我们目前用户总数是一万多,95%是海外用户。”科技极客、设计达人、动手DIY,关键字汇集了最初也是最忠诚的理念拥趸者,通过用户与Flex的不断互动,激发活跃的社区形成。

        不止是创意云集的孵化器、中外科技媒体,正统如央视也选中了Flex团队。2015年1月31日,新闻联播《行进中国-精彩故事》栏目以“创客Flex团队:让梦想飞起来”为主题进行报道。字正腔圆的画外音混搭迷你飞行器的横冲直撞,别说是路人,就连喻川的妈妈都怀疑起自家儿子:“还要卖到美国去?太异想天开了吧……”

        但在喻川眼中,没有什么能敌的过好玩。建筑师出身的喻川此前做图像识别开发,FlexBot的出现是基于图像识别+旋翼飞行器,以解决几个人不想“下楼买烟的难题”;FlexPV是基于飞行器制造过程中,由3D打印+社区设计引发的“个人制造时代”的思考延展,同时解决“团队外出吃饭的移动问题”。

        听上去是简单到不可思议的地步,喻川是不是想的太少?

        融资额、曝光率、风口浪尖,这是现下大为流行的创业标签,快乐、新意、兴趣这些基本点也似乎不再是第一顺位的优先级。普世世界观下,我们被均衡物质化,提拉着脖颈往上冲,枉来的虚名盖住双眼,交谈都变了腔调。

        争锋炒作、营销先行的时代,难得遇到一支创业团队,是会害羞的。更别提喻川的轻言漫语,似乎很难刻画出一个总是碰撞、总是激荡的形象。

        可我们忘记或者说颠倒了一个逻辑:简单才是出发,其他的都是叠加进来的利益附加。这些本不应该干扰到创业的因素,被功利化、目的性的着墨,去包装一件没意思的事。本身已足够好玩,何必在所谓的故事上浪费时间?

        这也是喻川在国外孵化器学到的重要一点:不以成败论创业,只以是否好玩为最终衡量。叫苦连天不过是心虚者的障眼法,或者说以身家性命来赌未来的事儿,未免过于沉重。

        个性时代的硬件逻辑

        你可能会疑惑,写到这里的Flex有一种失焦感:他们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每一个产品的生产制造都是来源于一个创意的神出鬼没,那何谈产品特质甚或品牌记忆点?

        没错,传统制造年代,我们朝内追逐:品牌、内涵、文化,这些听上去就自带尘埃的词是一个老牌制造尤其是工业制造所苛求的极致,也借此形成话语霸权和圈界壁垒。在那个高高耸立的商业帝国中,供养着一个图腾似的品牌。

        正是这样的制造业强势,使得包括汽车、电子、奢侈品在内的诸多传统制造商眼中,消费者即是朝圣者,唯产品至上的他们多的是对调性的执念。铺开在消费者眼中,就是直白的产品兜售:型号、色调、款式、价位等都不是考量,只要你推新我就来买。

        这又何尝不是多样性的缺失?何尝不是另一种泛善可陈?更要命的是,在越来越强调重资源分享、多渠道互动的当下,有趣才是第一生产力。

        喻川深谙此理。

        早在FlexBot的最初,喻川带着团队去深圳,想解决飞行器的原型生产和批量制造的问题。可他们发现,没有一家工厂愿意接单。起步公司,产品不成型、产量不足、用户数少,这些都是问题。但也正是在这样的可能性排查下,喻川发现了比传统工厂更能激发肾上腺素的东西:3D打印、个人制造和数控设备。

        “这些能满足小批量、定制化的制造,也不需要依赖大量的产业配套。很有意思的是这种制造方式可以让用户参与进来,给用户一些产品控制上的权利。”企业研发,大型加工厂批量制造,经销商、批发商渠道销售,喻川彻底抛弃这一条老路子,转而让用户在最初的构思阶段就能参与进来,彻底开源。

        如果只是停留在开源上面,那显然低估了喻川的玩心。早期通过FlexBot积累而来的遍布欧美的用户,正是最能爆发创意、最具动手能力、最有创意点子的硬件爱好者,这可以说是Flex团队最能命中靶心的地方。如果你能聚集到硬件制造业的顶尖领袖者,那本身也自成一派。

        而另一个明显特征是Flex团队从不自设边界。不论是产品与用户之间,还是运营与理念之外,喻川都认可“边界的模糊感”。“像苹果也好,汽车厂家也好,产品出新之前是高度保密的,上路测试也要伪装。我们想要的是民主化的研发、民主化的制造、民主化的分销。”

        不设边界的第一个益处莫过于对自身缺陷的补足。蜗居贵州,本地化资源难免受限,只有利用互联网来轻量运营,物尽其用。得益于HAXLR8R孵化器和KickStarter上的“声名在外”,“像众筹、市场推广都是通过网络来实现。”就连“Flex”这个取意“灵活、可伸缩、多变”的名称都是从社区众筹、一位美国设计师用户贡献而来。

        第二个益处来自对国外商业制造业文化的取长。在孵化器集训的日子里,给喻川启发的是国外创业环节的品牌意识和细分的专业。哪怕是两三个人的团队,运营跑转的每一个环节都可以找到专业外包:“从市场、品牌到文化的把握和包装,他们在高度发达的社会成长起来,非常熟悉欧美商业体系和品牌运作的模式。”

        而在刚刚兴起硬件开源平台的中国来讲,创业者们耳熟能详的商业成长故事,大都是如何在一门生意上做学问,如何利用手头资源来投机倒把式的赚钱。对失败的零容忍、零包容又使得创业包袱无限加重,“欧美创业者是做一个不行,换一个马甲继续创业。”

        第三个也是最重要的益处是,Flex团队提供了制造思路,这种无边界的模糊将会随着打印技术、数控设备的发展而对传统制造业产生摧毁性改变,甚至改变现有生产链和互联网模式。

        众所周知,硬件制造或者说更广泛的工业产品制造,按照现有模式来看,生产、制造、仓储、物流、货运等,养活着诸多人力和资源成本,如果能从流程上缩短工期、减少摊销——即Flex团队所设想的分部式制造——不论是个人还是加工制造型企业,都能利用精端打印技术来参与制造,整个工业社会将会发生巨大改变。

        试想一下,制造厂商不再需要庞大的流水线生产,因为个人用户或者商业用户也好,都可以在购买基础技术组件后,用数字化打印的方式来完成产品的最终成型。只这一个过程,我们不仅省略掉传统加工车间,甚至可以省略掉以物流配送为优势的电子商务模式。到那时,Flex团队的技术代理合作商将不只是技术加工点,还可以是提货点、发货点、配送站。

        而更让人沉醉的未来场景是,如果每一个硬件的品牌商,大到大型机械化武器、小到智能家居,都能随着打印材质、场景、设备等技术的进步而深度完成现有一切在生产产品的链条再造,这将是一场足够好玩也足够丰满的技术革命。

        喻川或者说活跃在硬件开源平台上的每一位创业者,都怀有这样的理念:在“软件定义硬件”的热度叫嚣之下,总得有那么一群人,性感的保有对硬件制造的敬畏。并始终深信一个道理——

        我们不否认对人性的把握和理解是触及到需求层面的上解之策,但我们更热爱的,是让这些冰冷的器械都带有技术解决的温度,从平行世界的另一只眼来推崇更简单也更纯粹的到达。

        相关标签:
        创客
        智能硬件
        • 车云星
        • 空间站
        • 福特星球
        • 虫洞

        加料 /

        人评论 | 人参与 登录
        查看更多评论
        三级免费网站不卡

            <span id="snbvk"><pre id="snbvk"></pre></span>
            <em id="snbvk"></em>
            <li id="snbvk"><acronym id="snbvk"></acronym></li>

            <span id="snbvk"><pre id="snbvk"></pre></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