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snbvk"><pre id="snbvk"></pre></span>
        <em id="snbvk"></em>
        <li id="snbvk"><acronym id="snbvk"></acronym></li>

        <span id="snbvk"><pre id="snbvk"></pre></span>

        生产钢铁侠飞行器的“妖股”,及其中国BOSS深圳光启

        • 发表于: 2015/02/25 07:54:41 来源:车云网

        一家在澳交所挂牌上市单人直立飞行器公司——马丁飞行器公司,及其引出的中国空间探索公司——光启科学。

        虽然钢铁侠与身体无缝融合的绚丽战甲还被锁在荧屏之中,现实生活里可供单人直立驾驭的飞行器已经跃至千米高空。

        这款背包样式的飞行器名为“马丁喷射包”(Martin Jetpack),产品告别了单一的观赏属性,即将在不同领域制造从天而降的惊喜。创始人格伦?马丁(Glenn Martin)怀揣着飞行设想,自1981年创业至今终于美梦成真。近几日,为造梦创立的马丁飞行器公司(Martin Aircraft Company)收到了澳洲证券交易所“ASX”上市申请的批准,于北京时间2月24日早上8:00正式登陆澳交所主板挂牌交易。


        马丁喷射包(Martin Jetpack)

        有趣的是,马丁公司新股上市后,一家中国公司——光启科学有限公司成为其背后的最大股东。这家重点关注空间探索服务和个人空间服务等颠覆式技术的科技公司,于2014年12月和马丁飞行器公司达成的协议,双方通过控股方式进行合作,互通技术并各自享有独立的运作空间。光启科学的80后董事局主席刘若鹏和75后行政总裁张洋洋被委任为马丁公司董事。

        单人飞行器并非光启的唯一合作内容,公司涉猎的太阳能飞行器、新兴空间飞行平台等产品可以填满海平面向上至距地100km的空域。光启创下了短短四日内并购两家国外创新科技公司的记录。多点垂直发力的商业模式是其在颠覆式科技领域的作战信条。

        Martin Jetpack&Solarship,光启科学的两桩对外联姻

        光启科学本身是一家上市公司。在2014年借壳港股英发国际控股在香港低调上市,于同年9月正式更名为“光启科学有限公司”。通过收购已有股份、认购新股和可换股证券的方式,光启科学最终持有马丁飞行器公司约52%的股份,成为最大股东。

        飞行时间30分钟,最大空速74km/h,巡航速度56km/h,最大高度1000米。这是官方显示的最新一次测试中,马丁喷射包的表现数据。细看动力装置,使用的是排列体积小的V4引擎二冲程发动机,具有大功率、高可靠性、平坦的转矩扭力曲线等特征,喝的是汽油和二冲程机油。整个喷射包2.20米高,2.14米宽,飞行控制人员有1.75米深的站立空间,载人版空置重量200kg,安全起飞的最大承重320kg。喷射包有效负荷可达120kg,与汪峰用来运钻戒的同属性四轴飞行器相比,完全可以成为新郎的出场利器。

        当然,这样的炫酷科技用作亮相不免可惜。格伦?马丁在设想之初赋予这台机器驾驶人员的,便是类似“超级英雄”的属性。喷射包不仅是人们探索天空的方式,这是飞机诞生时就早已完成的使命。真正实际应用还意味着,它已经被整合到社会生活的各个场景。一个用最新科技力量去跨越空间阻碍,更快到达“现场”的机会。

        据官网资料,专业版(First Responder Jetpack)马丁喷射包目标客户是快速反应部门,包括紧急救援和军事应用。救援人员能够避开路面的拥堵交通,抢在最佳抢救时间赶到现场。专业版预计售价20万美金,2016年交付,同年推出的还有一款名为“天钩”的无人驾驶版本,可用于重型运输、农业和航拍。之后到2017年才是主打娱乐消遣的个人版开售。

        考虑到救援等应用环境的特殊性,马丁飞行器的最大特点在起飞降落环节。整个喷射包的设计被最大程度地简约化,凭着小身板的尺寸,马丁飞行喷射包可以垂直起飞降落。如果起飞环境紧靠建筑或在两幢建筑间的窄巷,包括紧邻树木甚至是一个封闭的有限空间,完全都能hold住。这对于直升机和其他垂直起落机而言,都是目前还无法实现的难点。


        Martin Jetpack假人测试视频

        上面的假人测试视频补充展示了使用马丁喷射包起飞降落的全过程,我们不妨将它分解为六个步骤。

        1. Step 1地面预备。和所有的飞行器一样,在飞行员调为快速启动模式,发动引擎之后,喷射包的系统要在地面进行起飞前的预检。

        2. Step 2:起飞。喷射包起飞时,地面会有一支队伍进行支援。在导管风扇运转时,排除飞行中的一切不稳定因素。

        3. Step 3:加速。在向前飞行之前,飞行员加速垂直上升到150米高,在紧急情况下给弹道式降落伞余留充足的时间。

        4. Step 4:飞行。整个飞行包的位置、方向和旋转都可以由飞行员操作,也可以用远程方式通过一个追踪设备操控。

        5. Step 5:着陆使用两个操纵杆,飞行员可以慢速降低高度,逐渐减缓下降的推力。着陆支架可以帮助吸收下降是引起的冲撞力。

        6. Step 6:紧急状况。如果发动机在下降时失效,可以释放降落伞装置,确保整个喷射包和飞行员可以安全漂浮降落至地面。

        从六个起降步骤不难发现,马丁喷射包配备了对流层飞行器独有的安保措施。其一,弹射降落伞救援系统。因为是低空使用,马丁喷气包使用了弹射降落伞救生系统。弹道射出降落伞使其快速膨胀,伞朵张开速度非常快,飞行员在离地数米出现突发故障时能安全落地。其二,飞行员保护装置。飞行员保护来自飞行员操控模块和喷射包的结构。马丁飞行喷射包的外框架由碳纤维构成,飞行员身体两侧有操纵杆,可以正面保护和手臂防护。喷射包本身的结构可以从背部和侧面保护飞行员,而着落装置从底部给予保护。

        一家澳交所挂牌上市的单人直立飞行器公司,和它背后的中国团队
        Martin Jetpack导管风扇特写

        其三,特色的动力装置。喷气包使用了双导管风扇提供升力,导管的进气口宽,出气口窄,引导空气高速穿过叶片则被导管包住,比暴露在外的螺旋桨或旋翼更加安全,减少了螺旋桨或转子和物体碰撞时的风险。

        目前,喷射包要不断完善的仍然是材料轻量化和降噪,后者从视频中也暴露明显。在这一点上,擅长材料技术和降噪技术的光启可以和马丁飞行器公司进行技术互补。


        太阳方舟(Solarship)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12月,就在与马丁飞行器公司签署投资并购合约的第二天,光启又与加拿大明星科技公司“太阳方舟”签署意向书,并将逐步实现控股太阳方舟。跟之前投资并购马丁飞行喷射包一样,此次使用的仍然是整体技术投资并购。

        第二单对颠覆式创新技术的投资,光启将注意力转向了太阳能飞行器。虽然名为太阳能飞行器,但本身采用混合动力,同时从浮力气体(如氦气)和空气动力中获取上升力。飞行器整体形状呈箭头形,机翼上铺满了大面积高效太阳能电池,为马达供电,从而带动螺旋桨,使飞行器能进行长时间的、自给自足动力的飞行。机翼设计允许极短起飞和降落距离(XSTOL),起飞降落距离仅需50米,对跑道要求不高。

        太阳方舟的诞生使命是货物运输。主要用作向险峻偏远地区输送物资。目前已有的太阳方舟有多款尺寸,随着机翼的尺寸增加,空运能力也在增强。按载重大小排列为无人机(UAV)、禅舟(Zenship)、大山猫(Caracal)和金刚狼(Wolverine)。无人机最小,额定载重750公斤,巡航距离为2500公里,最高时速120公里,最新一代金刚狼,载重2500公斤,时速100公里,巡航距离5000公里。

        两单投资之外,光启瞄准“临近空间”

        马丁喷射包和太阳方舟都只是光启科学的投资项目。除了特种电磁超材料和智能光子技术应用产品之外,最夺人眼球并可称之为前者综合运用的项目,当属开发临近空间平台,用于通讯、监控以及WIFI和娱乐旅游服务。

        所谓临近空间,即为距离海平面20至100km的地球大气层,是航天空间(100km以上)和航空空间(20km以下)间的过度区域。该范围内稀薄的空气含量,对空间内的飞行器材料要求极高,不仅要轻,还要有承受极大压强的刚性,因此该区域内的飞行器研究相对属于盲区。光启制造的飞行器——氦气球,提供的气球材料不仅符合上述轻且抗压的特质,而且气球为银色,不会吸收任何电磁波、红外线、紫外线的辐射,有效防止内部气体受热膨胀发生爆炸。

        漂浮于临近空间的氦气球作用类似卫星和飞船,但技术更便捷、实惠。活动于临近空间固然对材料的要求更加严格,但低空漂浮的特质也带来了拍摄高清照片的便利性,可以减少高精度的摄像装置减少成本花销。其次,氦气球的垂直升空方式简便,可以长时间驻空停留,卫星、飞船等高昂的发射和运营成本统统可以省略。最后辅以遥控回收,也相当便捷。


        进入商测阶段的“云端号”

        也是在2014年12月,光启科学启用了“阿波罗基地”产业园区,用来对氦气球进行测试和组装临近。目前产业园内诞生的两款氦气球产品分别是“旅行者号”和“云端号”。2016年“旅行者号”的氦气球将在新西兰放飞,进入临近空间进行WiFi覆盖试验和环球飞行。先发进入天空的“云端号”将在深圳放飞,目前已在商测阶段。虽然也被划入临近空间项目,但“云端号”不用长途奔波,只要升到4000米~5000米的上空,为约8000平方公里面积的区域提供WiFi服务,带来云层之上的大数据观测。

        不过受限于飞机航路影响,像“云端号”这样的近地氦气球要在城市真正商业化可能性不大。并且有强大的无线运营商作为竞争对手,生存空间过于狭窄。最可行的应用是让它漂浮到偏远地区的上空,在那里为最需要的人带去连接外界的网络信号。

        正如光启科学80后的董事长刘若鹏所言,颠覆式技术商业化的最大魅力在于“发展不同方式,让他们找到自己各自安身立命的合适市场”。这支由平均年龄30岁的归国海归组成的空间梦之队,将悬在空中的空间技术落地实用。不讳言国内山寨产品、重销量不重品质的商业模式,光启选择了与海外创新科技企业联姻,打磨品质用于后期营收。

        另一个鼓舞人心的插曲是,撰文《少年不可欺》控诉优酷剽窃自制热气球航拍地球视频的“NIKO EDWARDS”,受邀参加了阿波罗基地的启动仪式。鼓励保护创新,激励一个腾空的梦想总是好的。

        • 车云星
        • 空间站
        • 福特星球
        • 虫洞

        加料 /

        人评论 | 人参与 登录
        查看更多评论
        篇文章
        三级免费网站不卡

            <span id="snbvk"><pre id="snbvk"></pre></span>
            <em id="snbvk"></em>
            <li id="snbvk"><acronym id="snbvk"></acronym></li>

            <span id="snbvk"><pre id="snbvk"></pre></span>